返回

评论及自述



自我内心的探测 
——关于何庆源“幻”系列作品的一点感想

 

                     文/龙进峰

       面对生命中既定了的时间,我们向死而生。不是“未知生,焉知死”, 而是“未知死,焉知生”。只有当人意识到了死亡的不可避免,才会对生有深刻的体验,也才会对生活、生命有清醒的认识和安排。生命存在的意义由此而显得清晰和明朗,生命更是由此而觉醒,尽管这觉醒夹杂这深刻的忧虑与恐惧。面对无常且短暂的生命,面对现实中忧虑并挣扎着的灵魂,艺术承担起了为在麻木中沉沦不醒的人们寻找出路的良苦用心,并加以振作和救赎。 
       如此这般,再次直面何庆源的作品时,便不至于被画面庞杂的结构,抽象的语言所迷惑、所阻隔。而在“幻”这一系列作品中,面对横空而来的色块,骄纵的笔触,在光与色的明与灭之间。我们可以领会到曾经无法表达、难于捕捉的令人苦恼的内心。画面中暗流涌动的情感,早已消解了现实与虚构、想象与真实。它让我们对想象中发生的事情深信不疑,并产生了真实的情感。我猜作者事先或许也不明确画面中将要表现的是何种情感,画面抽象而含蓄的意象似乎一种自我内心的探测,这过程中并不明确将探测到何种情感。这样一种介于无意识的表达,无疑是指向任何观众而发的,等待观者的确定与译析。我们可以看到生与死的临界以及作者的思考和感悟,或是理想与现实的碰撞及其困顿的处境,又或是种种情感的缠绕与捆绑。时而高亢,时而低沉,似乎作者有意将欢愉与苦闷并举。 
       克罗齐曾指出所谓审美直觉,既是抒情的表现。不难看出,“幻”系列作品的种种呈现与表达又岂止于抒情的表现。画面中破碎的躯体,人体轮廓的曲线,隐秘的潜藏在复杂的画面结构之中,有意无意的留露出对现实对象与理性逻辑的解构重构。在薄涂色彩的晕染下,各种意象油然而生,既有东方的含蓄表达又有西方的抽象精神。总带着神秘的意境,画面深处隐隐有着情欲的发散。以上文字便是个人对“幻”这一系列作品的一点感受与感想。言有尽而意难穷,残文断字,以表万一。没有言到的地方必定更加充沛饱满,不当之处,庆源见谅! 


2015  宋庄

返 回